张宏良:俄罗斯人民选择的伟大胜利

张宏良:俄罗斯人民选择的伟大胜利

——对俄罗斯全民公投解除总统任期限制的点评

 

  支持俄罗斯全民公投修宪,解除总统任期限制,这次公投修宪的结果标志着俄罗斯人民已经成熟了。支持朝鲜政府和人民对俄罗斯修宪的表态,这个表态标志着朝鲜政府和人民不惧邪恶,敢于站在正义的一方。

  7月1日结束的俄罗斯修宪范围包括解除总统任期限制,提高退休金和设定最低工资等人民福利,以及永久废止北方四岛争议等多个方面。虽然关于退休金和最低工资的入宪让全民欢呼,永久废止北方四岛争议的入宪令日本愤怒,但是其中最让人关注的,是解除总统任期限制这个问题。

 

视频链接:http://v.youku.com/v_show/id_XNDI5MzI0NDg2NA==.html

  在一个多达上千个政党的政治散乱的民主制国家里,全民公投结果能够高达近80%的赞成票,这是在西方宪政国家中十分罕见的现象,如果再加上那些肯定会支持这次修宪内容而由于种种原因没有去参加投票的底层人民的赞成,支持率之高简直是创出了宪政国家公投的奇迹。

  可以说普京是继毛主席之后第二个被人民群众自发拥戴的国家领导人,区别只在于中国人民对毛主席的拥护,是用大字报和口号进行的投票,投票率是高达99%的名副其实的真正全民公投;而俄罗斯人民采取的是西方投票箱投票,投票率只有65%。这就决定了毛主席是伟大的人民领袖,而普京只能算是人民认可的优秀领导人。

  敢于和能够把国家重大问题交给老百姓全民公投来解决,这种形式本身就说明了为什么俄罗斯人民要通过全民公投来赋予普京事实上的总统终身制。因为普京把中国六七十年代创造的大众民主原则搬到了俄罗斯的政治生活当中,用的是西方宪政这个旧瓶子,装的却是中国大众民主的新酒。这个做法等于是把政府变成了人民的“店小二”,只能执行全民公投的结果,而不能再进行“顶层设计”。

  比如在北方四岛问题上,政府只能执行全民公投的结果,而没有其他选择,如果再和日本进行任何谈判,就属于违宪行为。这就用全民公投的方式,把政府牢牢锁在了全民意愿这个笼子里,而打开这个笼子的唯一钥匙就是全民公投。这就不仅保证了普京在任期间不会再有领土上的卖国行为,包括后来的国家领导人和政府,也被堵塞了卖国道路。仅此一点就可看出,俄罗斯人民选择普京是何等英明。

  在此我们需要特别强调的是,大家千万不要把西方的政治制度和政治体制给伦理化,价值观化,看作是衡量是非对错的一把尺子,甚至看作是真理本身,认为任期限制就是对的,解除任期限制就是错的。而是应该牢牢记住,在社会领域中,衡量和判断是非对错只有一把尺子,一个标准,那就是人民的利益和人民的意愿。人民的选择永远是对的,人民的反对永远是错的。此外再也没有其他标准。否则,就属于思想牢笼。

  就拿西方国家的任期限制来说,需要不需要任期限制,就象用什么瓶子来装酒一样没有绝对标准。西方国家适合任期限制,就象西方人用木桶装酒一样有它的道理;而东方社会特别是中俄这样的大国不适合任期限制,就象中国人用瓦缸装酒一样也自有它的道理。不能说是用木桶装酒就是先进的,用瓦缸装酒就是落后的。任期限制就是好的,解除任期限制就是错的。

  在这里大家注意,我们谈的是任期限制而不是任期制。西方的任期制是好的,定期给人民以重新选择的权利。但是任期限制则是资本管理政府的一种方式,防止出现普京这种人民喜欢的总统并借助于人民力量来约束资本的总统。虽然在西方那种资本掌控的选票制度下,很难出现代表人民而不是代表资本的总统,但是为了预防万一,还是做出了这种任期限制,即便是偶然出现了与人民相结合的总统,也不可能长久,很容易通过参众两院将其干掉,就算是干不掉,也可以通过只能干两届的任期限制其废掉。到时候就算是老百姓再欢迎也没有任何用处。

  这次俄罗斯人民修宪解除总统任期限制,就是与资本集团斗争和较量的一大胜利。在资本集团强大的总统过滤系统下,要产生一个普京这样的人民总统很难很难,普京如果不是当年叶利钦指定也很难产生。正是由于在资本主义选举制度下产生一个人民总统的概率很小很小,所以俄罗斯老百姓才无比珍惜,一旦遇到一个就要千方百计把他留住,绝不让资本主义的任期限制,把好不容易产生的人民总统给过滤掉。所以俄罗斯人民才通过全民公投修改宪法,一定要保住普京这个人民总统。

  所以大家在看待这个问题时,千万不要从大脑中的条条框框出发,而是要从历史事实出发,从人民的利益和愿望出发,去看待俄罗斯人民解除普京的总统任期限制,是普京及其统治集团自己预谋设计的结果,还是人民大众选择的结果;是有利于俄罗斯的崛起,还是有利于美国等北约国家对俄罗斯的遏制;是有利于俄罗斯的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还是有损于俄罗斯的领土完整和国家统一。这才是我们判断一个国家体制改革优劣的根本标准。

  总之,国家领导人任期是限制好,还是不限制好,只有一个标准,就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意愿,此外再无第二个标准。而是否符合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意愿,则必须要有人民自己选择,而不能由精英代替人民选择。早在十九大之前我们就是这个看法,现在仍然是这个看法。

  2020年7月5日

提交评论


安全码
刷新

发现了错别字? 请选中并且点击Ctrl+Enter发送!